關於部落格
あなたとすごした日々を このぬねにやきちけよう
  • 1406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蟲師第七集---鏡之淵

被水鏡映照到的就是位名為真澄的少女。真澄被心上人拒絕心意,加上偶然被水鏡附身。雙重打擊之下,令她失去了「活著」的希望。在銀古的開導下,真澄終於願意配合治療。 為了擺脫水鏡的糾纏,真澄必須隨時攜帶鏡子。在最關鍵的時刻,鏡子居然遺落,本以為是悲劇收場,沒想到在真澄凝望水鏡的那一剎那,水鏡崩解了。〈看到這裡,我一直以為會是銀古及時相救呢…〉 最後銀古也思考了很久,真澄凝視銀古的眼神令他解開了謎底──眼睛。 『擁有實體活下去這件事,光是這樣就可以有很大的力量。』銀古這樣說道。 沒錯。 長輩常說『活著就有希望。』作者應該也是要傳達這樣的理念給讀者吧! 生命真的是很奇妙。據說看過嬰兒出生時的那一刻會這種感覺會特別強烈。 心裡會忍不住想「真是奇蹟呀!」之類的讚嘆。 啊…希望大家能體會這種心境。〈←好像有點強人所難…= =〉 以後我會盡力讓大家了解的。〈某吐槽:這種事做得到嘛…?= =〉 本篇中還有另一個主題呀─ 在銀古開導真澄的時候,說了這樣的話,令真澄願意努力使自己活著。 『還有比那裡更寂寞的地方。那就是跟蟲一樣,無法擁有實體的東西們所棲息的黑暗之所。』 ──寂寞。 故事最後,銀古再一次回到水池邊,想帶著水鏡離開,到更深遠的棲息地。為了保護人,也幫助蟲。 銀古像是非常了解水鏡一般… 『別擺出一副很寂寞的樣子嘛…。』 有時候也會替銀古難過。沒有夥伴的旅行,沒有目的地遊走,沒有能回的家…。 也曾有人問過他要不要留下,但他沒有答應。 婉拒的理由當然是那極易招來『蟲』的體質,不能因一己之私而為那塊地方種下災禍之根。 有的時候也會寂寞吧? 不論是蟲,還是身為蟲師的銀古。 不同的是,蟲沒有心,不會累,不會疲倦。 而他,卻常在旅途之中,感到疲倦。 旅行是件辛苦的事情,要是沒有目的,繼續的意願就會降低。 動物的生活就是單純的活著,攝食,代謝,繁殖;人類則比這些生物複雜多了。人,是群居性的動物。人還要生活,要『生理』,還有『心理』。 寂寞呀… 對我來說,算是少有的感覺,但也不是沒有體會過。 很空虛、很孤獨、很痛苦… 印象深刻的是,沒有朋友在身邊的時候。一直以來人際關係都不是很好的我,有時候會體會到沒有同伴的辛苦。 雖然有意改善,但或許是有點冷淡的個性,使他人對我敬而遠之吧。 最近已經改善很多了,還是會努力下去吧,畢竟,誰希望一直寂寞下去呢? 不過,我覺得寂寞並不一定是在孤單一人的時候,才會產生的感覺。 有時,當某些東西漸漸逝去或淡忘時,也會感到遺憾與寂寞。 例如回憶或童年。 『如果妳還想回到溫暖的地方,就好好保護妳自己吧。』 溫暖的地方。 個人認為銀古是刻意這樣說的吧。 溫暖的地方,充滿關愛的家。 作者也是有意突顯嗎? 以前曾在報紙上讀過一句非常棒的話…,但是我已經忘了…真糟糕呀我… 類似…『展翅高飛的離鳥,終有再次回家的時候。』…這樣的敘述。〈←←如果有人知道請務必提醒健忘的某魚…〉 啊──講太多沉重的東西啦~ 一定要舒緩一下氣氛才對!! 這篇有個超級笑點,我看到後笑到差點從椅子上跌下。 剛才有提到銀古想到謎底是因為真澄一直凝視的眼神。 重點就在這裡…。 銀古:「……」 銀古:「幹嘛一直盯著我呀?」 真澄:「…我剛剛才發現,仔細看,原來你也是個大帥哥耶…」【凝視。臉紅。】 銀古:「…………………啊?」 真澄:「…頭髮的顏色是怪了點,遺傳的嗎?你家在哪裡?」 銀古:「……看樣子,她是真的治好了哪。」 真澄父母:「你說的沒錯…」【無奈。】 銀古:「…那麼,我也該走了。」【逃!】 真澄:「咦───,再多住個幾天嘛!」 ……………真是笑倒了! 這也是作者首度表態吧! 之前就有幾篇有稍微看得出來,銀古的女性人緣還滿好的… 這一點以後再多說明吧! 撰寫「蟲師」的心得,會發現書裡頭有許多深刻的觀念與想法呢!〈雖然不太確定作者到底有沒有想這麼多…@@〉果然是好書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