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あなたとすごした日々を このぬねにやきちけよう
  • 1404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《蟲師》DVD每集內容簡介

*每集內容(或是感想,只是看到想到就記下) (單元的名字是根據動畫的翻譯,或會跟漫畫版不相同) (一)綠之座:左手能畫出異像的男孩,可以看得見蟲。他用左手畫出酒碟的另一邊,把破半的綠酒碟修復,變蟲的儀式完成了,他的婆婆變成完整的「蟲」。 (二)瞼之光:只要微弱的光線也會令女孩的眼晴劇痛無比,自此女孩被留在不見天日的黑暗倉庫內。黑暗之蟲寄生在眼內,閉上第二層眼瞼就可看到那吸引閃亮的蟲之河。要用月亮光把蟲吸引出來,但女孩的雙眼只剩下黑洞,由銀古為她送上一隻新的碧綠眼睛,才可重見天日。 (三)柔軟之角:吽-吸音的蟲,躲進人的耳窩,就會令人聽不見聲音;阿-喜歡沒聲音的地方的另一種蟲,卻令人聽到世間上所有蟲的喁噥,所以跟吽成了同伴。吽只要遇到鹽水就會離開;而阿,以手掩耳,用心細聽蟲的喁噥以外,手掌肌肉活動的聲音,就會被嚇跑。 (四)枕小路:「夢野間」是一種不能治癒的蟲,永世相隨。被這種蟲附上,就會做像是預言的夢,卻原來是夢中的事傳染現實。人生有三份一時間把頭放置的枕頭上,被喻為保存靈魂的地方。枕之路,黃泉之路。 (五)旅之沼:移動的沼澤,寄住了女孩。沼澤的旅程,由地面到地下水道,直到大海,活了幾萬年的沼澤死了,沿路上留下了後代。女孩在海邊的漁村重生。 (六)吸露群:被只活一天的蟲寄生的女孩成了「活神」,連接了蟲的生命循環,每天經歷生老死亡。寧為蟲過短暫而快樂的一天,不願為人度悲痛的一生。 (七)大雨來臨 彩虹升起:為了父親的遺願,兒子流浪五年追逐雨後彩虹。原來當年父親所見的,是有生命的「虹蛇」,在太陽當前出現,顏色排列也跟真正的彩虹相反,不過除了有生命外,它也不過是一個自然現象。 (八)來自海境: [海境]--分隔海神國和人類國的分界線。年青丈夫的小船與妻子的小船在靄中失散,丈夫漂流到小島上,一等三年,一樣的靄再次出現,回去尋找妻子,只剩下蟲的幻影。靄中三天,人間三年。 (九)珍貴(沉甸甸)的果實:「離別豐收」,乾旱的季節作物卻大豐收,代價就是一個村民的性命。成為「祭品」的人會長出瑞齒,瑞齒脫落成為珍貴的果實。把種子埋在土地,就可以種出下一次的「離別豐收」,而如果讓人吃了,就成為長生不老。 (十)栖息在硯臺裡的白:叫「食雲」的蟲,形態就像雲,吸食水氣,冰冷。千萬年前藏在石中,被造成石硯,吸入磨墨而生的白氣就會發冷虛弱而死,只要走到高山上,食雲就會被氣壓吸引離開,回到天上。 明明沒雲,卻下冰雹了。 (十一)睡山:吃了「山的主人」就能取而代之成為新的主人,上一任是野豬,這一任是一位年老的蟲師,下一任是白蛇。 (十二)單眼魚:夜裡發光的池水裡住著單眼白化的魚,那是因為一種棲息在「常暗」的蟲中的另一種蟲「銀蠱」發出的光,照過就會被吸去眼睛,當被照至失去雙眼,就會成為「常暗」。女蟲師奴伊﹝香港譯:阿繡﹞為了找丈夫兒子,待在池邊六年,光令她剩下一隻眼睛,也變成白化。有天救了個能看見蟲的孤兒阿善。阿善,為了找被光照至失去雙眼而變成「常暗」的奴伊,亦被「銀蠱」的光照了。剩下一隻眼睛的他,白化了,也忘了自己是誰,「銀蠱」二字是僅存唯一的記憶。自此,自稱「銀古」,吸引蟲聚集的體質,讓他成了四處流浪的蟲師。 (十三)一夜橋:蔓裝的蟲「偽葛」,喜歡陽光,於是寄生在屍體上,控制屍體走到陽光充足的地方,成為沒靈魂的「谷中歸者」。聚集了無數「偽葛」的晚上,就會出現一夜橋,走在橋上,一有留戀回頭,就會掉下山谷。 (十四)籠中:在廣闊的竹林裡,長了個由蟲「白色竹子」與人類所生的混血女兒,白竹就是她的父親。自小認識的玩伴成了丈夫,誕下藏在竹筍裡的女兒,丈夫卻一直沒法回法離開竹林回到村子裡,就是因為喝過有白竹意識的水。妻子因內疚而親自砍掉白竹,不久自己跟女兒跟隨整片竹林枯竭而死。翌年春天,白竹再長,在妻子與女兒的墓旁,長出兩個傳來嬰兒哭叫的竹筍... (十五)春嘯:叫「吹噓」的蟲,在冬天「擬春」,把一片甜美的春天幻像帶到白茫茫的雪地中。 「凍結的山巒裡 萌發虛幻之春 雪地中的燈火 彷若邀君停駐 生物與蟲 人亦然」 (十六)曉之蛇:專吃記憶的蟲,睡著的時間愈久,被吃的記憶愈多。痛苦的記被吃掉,會不會更幸運呢? (十七)取空繭:「虛」只活在密閉的空間,住在由兩條蛹結成的空繭,把繭分成兩個,只能穿梭在兩繭之間的虛就能為周遊四海的蟲師送信。能看見「虛」的孿生姐妹,「不能關上 關上了不能打開」成了她們跟送信工具「虛」的相處之道。一個無意的密閉空間,姐妹之一被「虛」帶到「虛穴」;另一個,五年以來,把呼喚孿生伴的信放入一個個的繭裡,希望「虛」能把信送到虛穴中的孿生伴手上。 一天,在「虛穴」待得太久而失去記憶的孿生伴,由兩條蛹結成的空繭,回到人間。仍是當時年幼的她,憑著懷中的信,回到故鄉。 (十八)抱山衣:「產土」這蟲,形態像泥,另又可像煙,寄住在和山有關的事物上。由山中取材而做的外衣,由山中所生的人所畫的山畫像,另「產土」可以住在外衣上。「產土」一直保護著山裡的所有人和事,是生物與蟲共存的美好例子。 (十九)天邊的絲:「天邊草」在天空上飛行,吃發光的蟲為生,缺糧時就會伸下觸手到地上,像一條天邊的絲一樣,接觸到的動物就會被拉到天上,卻因為不能被它吸收而掉回地上。被吞入過而幸存的人會沾上大量的蟲氣,使一般人再看不見,沒形的人唯有受到被重視,才能再現於常人眼前。 (廿)筆之海:狩房家每隔數代就會長出墨色胎記的後代,胎記封印了禁種之蟲,出現胎記的一代就成了記錄者,只要把聽過的有關蟲的故事記下,令禁蟲一點一點安眠,胎記才會逐漸消失。淡幽為了第四代記錄者,一代接一代令蟲逐少安眠,胎記逐漸縮小,到了淡幽這一代,會不會完全消失? (廿一)綿胞子:「棉吐」的蟲,讓卵寄生在孕婦胎中,出生時呈淤泥狀鑽入地板或天花,一年後長成嬰兒模樣的「人茸」會到人類的父母身邊成長,一直為住在地下的母體提供養份。在感受到大難臨頭時,就會連根自我消滅,只留下種子到別的地方繁衍。 (廿二)海上宮殿:只要把人掉到小島一旁發光的海水中,在下個月圓之夜在水中取卵,由女子吃下,掉到海中的不論是誰都可以重生。海裡住著的蟲,以吃掉在生的人的生存時間為生,並將之還原成最原始的狀態吐出。為了令病重的母親重生,零吃下了卵子,成了再生的母親的媽媽。那才發現,與其將母親生存的時間都給了什麼東西,倒不如,作為母親死去更好。 為了撫慰走向死亡的人,為了填補未亡人的空洞,那海上的「重生」,還是會繼續發生吧。 (廿三)鏽嗚聲:「野鏽」外表像鐵鏽,嗜吃死屍。少女繁的聲音夾雜吸引「野鏽」的特質,「野鏽」都被引到村子去,裡面沒屍體可吃,於是寄生到活人甚至任何物件之上,令村民都染病,行動不便。「野鏽」怕海水的鹽氣,只要繁來到面海背山的山谷,讓自己的聲音在谷中迴響,「野鏽」就會陸逐退回山野之間,村子也回復正常了。 (廿四)篝野行:「陰火」又叫「偽火」,由屍體而生的火,喜歡冷的地方,靠近生物吸取其體溫而生。只能以「陰火」燒掉入侵的「陰火」。 (廿五)眼福眼禍:傳說中的蟲「眼福」,住到眼睛裡眼就會愈來愈好,能看到山後的海、很遠很遠的地方,即使閉上眼,也會看到面前人的過去未來,可是看見卻無論如何也無法改變,是手所觸及不到的遠處「注定發生」的事。 活在光的世界中無可奈何,和在黑暗中自由的生存,哪個比較幸福呢? (廿六)踏草音:一群隨「光脈筋」而決定去向、沒血緣關係的人,他們了解自然的每一個啟示,每逢梅雨前夕出現,梅雨之後離開。山的主人,到底是用錢買來的商人,還是路經此地的過客?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